长相守是个考验
随时随地
一生

【周喻】寂静 06(END)

06


周泽楷午睡醒来看到手机上喻文州的消息时有点懵,喻文州说周队准备什么时候请我喝酒啊,脑子还不太清醒的周泽楷回了个要不今晚?喻文州秒回了个好,周泽楷这才反应过来他这是把自己给坑了。
周泽楷很少给别人点烟,因为那样会使两人靠的太近,超出了他自己划定的安全范围。那天清晨,看着衔着烟的喻文州,鬼使神差的就凑了上去,他话一直不多,两人就这么沉默的抽烟,周泽楷想,这样呆着也还不错。
他一直以为喻文州是一个一本正经极其严肃的人,后来才发现吃撑了的喻文州还挺可爱,没忍住笑出了声,但又赶紧藏起来怕被发现,这样会不会给他留下不太好的印象,看着喻文州又是一本正经的对他点点头,长舒一口气,应该没被发现吧。...

【周喻】寂静 05

05


喻文州在窗户后面看着周泽楷的身影离开,完全听不到脚步声以后拉开了窗户取到了那封信,用两指轻轻捻着信封的边角,又想到了那天的后续。
大家三三两两的散去做自己的事情后,只有喻文州自己知道,他开心的是文物并没有丢,他和周泽楷,不,主要是周泽楷不用受什么罚了,但是他心底里其实是有点不开心的,他觉得周泽楷不信他,这事儿跟他说了又能怎么样,还能去跟上级领导告发你不成。
一根烟抽完,喻文州也没有想出什么头绪,最后归结到只有一根烟的感情,确实不怎么行,叹了口气,慢慢来吧。
喻文州拆开信,事情的经过他自己门儿清,倒是看着最后一段话出了神,周泽楷说有机会请他喝酒。部队里的男人都是这样的吗,也不说喝个茶...

【周喻】寂静 04

04

周泽楷不知道的是喻文州那个时候并没有午休,而且就站在门后看着窗帘上他的剪影,周泽楷更不知道的是喻文州已知悉那次“乌龙盗窃”事件,在打开他的信之前。
那件事发生的第二天上午,村长就带着那位喝醉酒的老汉找来了考古队,说只找考古队的负责人,武警的小战士早上被队长下了不准任何人靠近的命令一脸严肃的说着不好意思不允许进入。喻文州挽着衬衫的衣袖走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村长一张脸涨得通红,嘴巴一张一合,小战士往那儿一立,就是不放行。
“喻队您好,这两位群众好像找您有事,但是我们队长早上下了命令,不允许闲杂人等进入工地。”小战士敬了礼,给他们留下了谈话的空间,走开了。
“丢死人的东西,你给我过来!”村长...

【周喻】寂静 03

03


周泽楷当然不是那种喜欢做无用功的人,更不是没有担当的人,去了一趟喻文州的房间却只喝了一杯茶,只不过是因为他不小心看到了喻文州的会议草稿,上面写着最靠近岔路的探方里,没有发现有价值的文物,前一个探方恰好是本次勘探的边缘部分。
周泽楷的思路很简单,既然没有发生损失,那我就先去把人抓回来,然后再带着人去跟喻文州承认错误,自己打报告给上级领罚,所以就没有开口提这个事。
但是周泽楷又犯了难,黑灯瞎火的不说,没有证据怎么抓人呢,都要收队回去了还出了这种重大事件,憋屈的站在那“事发地”看向岔路口,抽了一宿的烟,带着一身的露水回了自己的住处。
回去休息之前,周泽楷先去各个巡逻的点位转了一圈,再次强调...

【周喻】寂静 02

02


从被村民发现这儿地底下有东西,到现在各个探方都清理的差不多已经有3月有余,武警进驻也有小半个月了,顶多再过一周,周泽楷就可以带队撤走,而喻文州他们,清理完后续,也可以将发掘出来的文物带回考古所整理分析。

自从上次在清晨一起抽过一支烟以后,喻文州和周泽楷其实统共就只见过2面。

有天中午,考古队刚好在农户家吃完饭往外走,碰上武警换班的来吃饭,给他们做饭的大婶特别热情,特别怕他们吃不饱,每次盛饭都是满满一碗,可苦坏了饭量不大的喻文州。

周泽楷走进后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喻文州垮着嘴角,一边用掌心轻轻按摩着胃部,一边给手下的人交代发掘出来的东西怎么归类。快到喻文州身边的时候周泽楷突然...

1 / 3

© 黎屿森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