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守是个考验
随时随地
一生

【卢刘】初见(刘小别生贺)

别哥生日快乐啊!!!


噢……我带了几句话的喻王……


        今天是新生报到的日子,秋老虎发威,艳阳高照,就算是有遮阳的帐篷,也热的不行,刘小别坐在迎新摊位上面无表情的看着桌上的签到表,鬓角的汗水不停的往外冒。


        “师兄,今天不是本科生迎新嘛,你怎么来了呀?”


        旁边的师妹今天不知道用了什么香水,闻着脑袋晕的不行,刘小别完全不想开口讲话,也正好挂着耳机,就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继续看签到表。


        “师兄师兄,你听见我讲话了吗?”


        见刘小别没有理她,女孩子提高了音量又叫了一遍,还用胳膊撞了撞他。


        在这种天气下,皮肤挨着皮肤的感觉真的要命,在脑海里翻了个白眼以后刘小别摘下了耳机,假装自己刚刚在听歌什么也没有听见的样子,一脸迷茫。


        “你刚刚讲什么?”


        “师兄已经研二了啊,怎么还来本科生的迎新?”


        “可能是老王忘了我已经是研究生,他只记得我还在学校了。”


        “啊,你们这届的辅导员是王杰希老师啊,听说他很帅啊,但也特别严格,好多女生都被他骂哭过。”


        “嗯。”


        其实王杰希没有传说中的那么严格,他也只比刘小别这届的学生大了三四岁,可能是天生异相,左眼偏大一些,一正经严肃起来就让人觉得压力大罢了。


        “不过这一届新生的辅导员是喻文州老师诶!超温柔的那个!”


        “对啊对啊,而且还很帅!”


        旁边的女生们顿时被这个话题激起了讨论的欲望,看着刘小别的面瘫脸最终还是没敢把他拉入讨论的中心。


        刘小别看完了签到表,感叹着后浪一年比一年年轻,把脖子上的耳机取下来放在桌面上,站起身,扯了扯皱起的T恤,逃离了身边的聒噪,去第一张桌子那儿整理要分发给新生的材料。


        翻到新生手册的末尾,看到了辅导员寄语,以及旁边印着的喻文州的大头照,笑的人畜无害,刘小别嘁了一声,这个喻文州老师的人设不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能够跟他们王杰希老师来来回回打机锋的人,绝对不简单。


        【小别不好意思,最近事情比较多,我忘了你已经不是本科生了,还麻烦你参与迎新的工作,你上午带着几个学弟学妹把流程熟悉几遍,下午你就不用过来了。顺祝生日快乐^ ^】


        刘小别盯着王杰希发来的短信看了好久,还是被最后那个“^ ^”给气笑了,他们王老师哪有在短信里加表情的习惯。


        【没关系,谢谢喻老师。】


        【不用^ ^。】


        果然,看来找他来当苦力的始作俑者找到了。


         对哦,今天还是自己的生日,经喻文州一提醒他才反应过来,刘小别赶紧给他妈发了个红包,从小到大他一直把“自己生日是母亲受难日”这一点记在心里,每年这个时候他爸都会吃醋,说儿子只在意妈妈不在意他。 


        “请问这里是XX学院的迎新处吗?”


        脆生生的,听着像没有变声的小男孩,得,后浪来的这么快。


        “是,录取通知书、身份证给我一下。”


        “好的好的。”


         刘小别刷了后浪的身份证,卢瀚文,名字还挺好听的,噫,年龄真小,看来是个小天才啊。


         在电脑上录入了信息以后,又去找他的学生卡和新生资料。


        “你好像跟其他本科生不住在一起,认真找找这个地方。”


        “嗯?为什么啊,我住在哪里?刚刚还联系了直系学长带我去的。”


        “Y24-5,嗯?这不是我寝室吗?”


        刘小别有点懵,虽然从他开始读研以后,两人间的寝室一直是他一个人住,知道迟早会来人的,但是分给一个本科生这是他没有料到的。


        抬头看着面前的后浪也有点懵,刘小别觉得头疼。


        “你等一下,我给你们辅导员打个电话问一问,寝室是不是分错了。”


        “嗯嗯,好的前辈。”


        刘小别掏出手机直接给王杰希打了电话。


        “喻老师,请问你们年级的新生卢瀚文的寝室,在安排上是不是出了什么差错,他没有和同级的男生住在一起,给安排在了研究生的宿舍。”


        “喻文州在厨房,我把手机拿给他,你等一下。”


        接电话的竟然是王杰希,刘小别被震的缓不过神,莫名其妙的感觉自己受到了暴击。


        “小别?你还在听吗?”


        “在的在的,喻老师,情况你都知道了吧。”


        “嗯,小卢的寝室是学院领导和家长商量以后决定的,因为他年龄太小,担心他不能照顾好自己,本科生的寝室氛围你也是知道的,讨论的时候杰希向学院反映了一下你的情况,商量后觉得让小卢跟你住比较合适,可以多照看着他一点,也带带他,不想让他的天赋被埋没了。”


        什么杰希向学院反映,又是你的主意吧,为了你们年级的小天才来坑我当保姆,刘小别真的说不出话。


        喻文州在电话那头没听到刘小别的回应,又笑了笑,“麻烦你了。”


        “不麻烦,喻老师。”


        特意加重了最后几个字的声音,咬牙切齿。


        放下电话,走去那群还在讨论喻文州的女生身边,跟她们确认了一遍完整的流程,拿着耳机向卢瀚文走过去。


        还讨论喻文州呢,人家都有主了好不好。


        “走吧,我带你去寝室,我问过你们辅导员了,因为你年龄小,比较特殊,所以跟我住一间,我叫刘小别,今年研二了。”


        “小别前辈你好,我叫卢瀚文,虽然我年龄是有一点小,但是我不会麻烦你的,请你放心。”


        后浪一本正经为自己辩护的样子把刘小别逗笑了。


        “没关系,不用这么紧张,叫师兄就好了。”


        “不行的,还是叫前辈比较合适。”


        ……


        研究生的两人间比本科生宿舍要宽敞很多,看到寝室的卢瀚文超兴奋的样子。


        “这个寝室比我想象中的好多啦,我还以为会是上下铺,大家挤在一个小房间呢!”


        “本科生宿舍就是你说的那样。”


        “噢,那我真幸运!”


        在寝室帮着卢瀚文铺好了床,收拾完了行李,发现时间已经到了饭点。


        “走吧,今天我生日,中午请你吃饭。”


        “啊!今天前辈生日,可是我没有准备礼物怎么办?”


        ……你才认识我不到半天,你要是准备了礼物我就该吓死了。


        “没关系,这不是咱俩才认识嘛,一起吃个饭就成,顺便当给你接风了。”


        “嘿嘿嘿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锁好寝室门,看着眼前蹦蹦跳跳下楼的卢瀚文,刘小别突然笑了笑,连自己也没有察觉。


        这时候的刘小别还不知道,虽然他这年的生日过的很平平淡淡,没有收到多少祝福,也没有收到什么礼物,但是在生日这天认识的眼前这个男孩,却是上天给他这辈子最好的生日礼物。

【完】


完全把别哥生日忘了,还是刷lof才想起来,下午赶紧撸了一篇。。。


感谢大家的阅读!

评论
热度(27)

© 黎屿森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