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守是个考验
随时随地
一生

【周喻】寂静 03

03


周泽楷当然不是那种喜欢做无用功的人,更不是没有担当的人,去了一趟喻文州的房间却只喝了一杯茶,只不过是因为他不小心看到了喻文州的会议草稿,上面写着最靠近岔路的探方里,没有发现有价值的文物,前一个探方恰好是本次勘探的边缘部分。
周泽楷的思路很简单,既然没有发生损失,那我就先去把人抓回来,然后再带着人去跟喻文州承认错误,自己打报告给上级领罚,所以就没有开口提这个事。
但是周泽楷又犯了难,黑灯瞎火的不说,没有证据怎么抓人呢,都要收队回去了还出了这种重大事件,憋屈的站在那“事发地”看向岔路口,抽了一宿的烟,带着一身的露水回了自己的住处。
回去休息之前,周泽楷先去各个巡逻的点位转了一圈,再次强调了一遍无论什么人都不可以在非工作时间靠近工地,难得队长严肃地说了这么多话,大家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日子也在一天天的过,周泽楷除了加强巡逻力度以外没能想出其他办法,毕竟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说自己出去有点事,还是挺让人奇怪的。
已经临近五一,人口的流动性加大,城市的维稳力量需要进一步的加强,上级领导在和考古所沟通过以后,决定将周泽楷这一队调回总队待命,以防突发安全事件。
周泽楷觉得就这么走了太不是男人了,当面跟喻文州讲又有一点说不出口,思考了很久决定给他留一封信,信中详细叙述了那晚的情景,和自己不报备的理由,最后表示了深深的歉意,客气的表示如果以后有机会自己会请他喝酒。
他们撤走的时候是午休时间,特意挑的这个时候就是为了不给其他人添麻烦,悄无声息的走了也比较省事。周泽楷绕去喻文州的房间,房门紧闭,靠近走道的窗户也拉上了窗帘,在【直接从门缝底下塞进去】和【夹在窗边】挣扎了许久选择了后者,转身离开。

评论
热度(4)

© 黎屿森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