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守是个考验
随时随地
一生

【卢刘】硬币与耳机01

校园背景,但两人不是一个学校的。

估计会ooc,因为我想把小卢写的成熟一点。

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就直接评论吧!


       卢瀚文每次出门都会习惯性的随身带着几枚硬币,或是为临时想坐公交车备上零钱,或是走在路上口渴了可以去自动贩卖机里换出一听可乐,又或是只想单纯的兜里有东西,手放在兜里的时候能有个东西捏着玩。

       高考完的他在家无聊了很多天,就和同班几个要好的同学约好了去B市玩,当做是毕业旅行,临走前妈妈一直在念叨有没有什么忘记带上的东西,车次有没有记错,爸爸被念叨的有些烦躁,说了句,瀚文就是出去玩,又不是现在就要去上学了,虽然年纪有点小,但是有同学们一起嘛。结果这句话说出来以后自己就开始后悔,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妻子开始掉眼泪,认命的放下手中的报纸坐到妻子身边安慰她,哄老婆的同时也用眼神示意儿子快走。

       向父亲点点头表示了感谢,卢瀚文背上书包就出了门。盛夏的G市潮湿闷热,虽然是一路地铁,身着短袖短裤的卢瀚文还是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心想着早点坐上开往B市的高铁,能够在车上好好休息一下,结果检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记错了开车的时间,早到站接近一个半小时,还真被妈妈说中了。在车站呆着也很无聊,和同学们联系了以后,卢瀚文决定改签成前一趟车。

       G市的火车南站设计的挺有气势,外部的玻璃穹顶像一大片芭蕉叶漂浮在空中,从内部看又可以看到屋顶像一片片小的芭蕉叶拼接而成。和大多数高铁、动车站一样,都是地下一层地上三层的结构[1]。卢瀚文检票进了站,对着车票找到了候车的位置,那片区域只有四排座椅,被人坐的坐,占的占,一眼望去全是满满当当的,看到这场景他也不想找地方坐了,何况刚刚一阵折腾,感觉内裤都湿透了。

       把书包背到身前,用10块的纸币去自动贩卖机上买了一听可乐揣在包里,找零的一堆硬币就顺手往口袋里扔。走出去没两步又折回去,往自动贩卖机里扔了一个硬币,想看看会不会发生点什么好玩的事情。

       然后转身找了块看上去比较白净的墙壁靠着,戴着耳机打cytus。由于是双手拿着手机,只能用大拇指去按屏幕,两把下来成绩都不太好,就算评分是S,TP也低的可怜,索性收了手机不玩儿了。把手机揣回兜里的时候摸到了之前找零的硬币,拿出两个在手心一上一下的抛着玩。

       目光随着硬币走,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发起了呆,车站嘈杂的声响也掩盖了硬币碰撞的声音。再一次上抛时硬币的路径没有完美的垂直于地面,而是稍稍的有些前倾,只好把身体前倾,探出手去接差点飞出去的硬币。

       接起硬币后抬头往旁边瞟了一眼,卢瀚文看到了一个脖子上挂着一副耳机的男孩满头大汗的拉着行李箱往他这边走,行李箱的轮子还压了一下他的脚,那个男孩转头飞速的说了一声抱歉,却也没正眼看他。

       看着那个男孩急匆匆的走到旁边的自动贩卖机跟前站着,皱着眉头盯着面板,手也在口袋里摸着什么,卢瀚文觉得刚刚扔进去的硬币要带来好玩的事情了。

       看他摸出来一枚硬币投进了贩卖机,但翻遍其他口袋好像也没有摸出第二枚,男孩有些烦躁的撸了把头发,赌气似的拍了下贩卖机的选择板,把脖子上的耳机拉到头上戴着,转头拉着行李箱四处看,像是在找空位,背后的贩卖机“咣”的一声掉了一瓶水下来。他吓了一跳,有点迟疑的把手伸进取货口里,摸出了一瓶矿泉水。

       卢瀚文心想着,这硬币也算是救人于水火中吧。结果那人把矿泉水拿在手上,也不喝,就这么看了起码有1分钟,憋不住走上前去招呼道,“哇兄弟你好幸运喔。”

       那个男孩低头看了看出现自己面前的小孩,没开口,抬眼继续拿着矿泉水盯着看。

       卢瀚文也不知道矿泉水到底有什么好看的,但他铁了心的想跟这个男孩搭上话,又说了句,“之前里面那个硬币是我投进去的。”

       男孩用另一只手把耳机扯下来,认真的看着卢瀚文,说:“谢谢啊。”也没等卢瀚文回答他,就直接拧开瓶盖,往嘴里灌水。

       卢瀚文有点惊愕,不知道这人脑回路到底是个什么样,眼看着那个男孩一口气灌了半瓶水下去,还没有停的意思,就没有出声,看来真的是渴坏了。

       瓶子里的水还剩四分之一的时候,那个男孩终于停下了,抬起拿着瓶子的手,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的水渍,“真的谢谢了,没你那一块钱我估计我得渴死在G市,谁能想着这么大个车站连个卖水的地儿都没,坐地铁又把零钱用完了。”

       卢瀚文“扑哧”一声笑出来,这G市南站是新修的,里面就只有洗手间和开水房能用,其他地方还都空空荡荡的,看着是有一些凄凉。

       “不能怪火车站,这里才投入使用没多久,正常的啦。”为了维护一下家乡的形象,卢瀚文决定还是给这个男孩解释一下。

       “你本地人儿?”那个男孩又灌了口水,没等卢瀚文回答,自己补了句,“这还没到夏天呢,G市比B市热多了。“

       “你B市来的啊,来玩吗?”

       “也不算吧,我是……”

       话还没讲完,广播里恰好传来了语音播报:请乘坐由G市南站开往B市西站G66次列车的旅客准备在2号检票口检票上车。

       “哎,我得走了,谢谢你的水,咱们有缘再见哈。”说完就急匆匆的拉着行李箱往检票口去了。

       卢瀚文盯着他的背影,觉得这个男孩挺有意思的,这个人在听说是自己提前往自动贩卖机里扔了一块钱以后就开始喝水了,之前盯了半天也没动,不问原因,也不怕自己是骗子,前前后后还谢了自己三次,临走之前还跟自己说什么有缘再见,互相叫什么都不知道,难道以后真的要凭缘分相见。

       觉得广播里的车次有点耳熟,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车票,这不正是自己改签的那趟嘛,心想着,看来他们的缘分,来的有点快。


[1] 来源于百度百科

脑洞源于自己坐车回学校时候,在车站捡到了一枚硬币,就顺手投进了贩卖机,然后坐在旁边看,看到下一个来买水的小姑娘很惊喜的样子,觉得还挺好玩的,就有了他们相遇的这个情景。

应该是一个长篇吧,但是更新……不定期掉落吧。

谢谢大家。


评论(4)
热度(24)

© 黎屿森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