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守是个考验
随时随地
一生

【卢刘/立春】你来的那天春天也来到

私设:十一赛季微草夺冠后王杰希退役,十二赛季蓝雨夺冠后喻文州、黄少天退役。现时间线为十三赛季,蓝雨队长卢瀚文,副队长郑轩,微草队长高英杰,副队长刘小别。同性恋婚姻已合法,社会接受度较高,时间线采用 @邪月 全职高手大年事表原文时间轴版本

祝大家阅读愉快!

2月4日 立春 宜嫁娶 婚配 祈福 出行 会亲友 忌动土 安葬 作灶 栽种

01

微草是2月3日放的春节假,头天才打完联赛第21轮的比赛第二天就放假也是前所未有,虽然在各个俱乐部里已经算早,但是看看日历,已经腊月二十六了,年关将近,在老一辈人看来,这个时间委实不算早。

“回来了?”

刘小别还站在玄关处换鞋,行李包都还背在身上没放下来,就看见他妈提着个锅铲,围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

 “嗯,13号回俱乐部。”

提溜着拖鞋,把包从肩上卸下来往沙发上一扔,往沙发上就那么一瘫,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男人,刘小别瘫得那叫一个标准,动都懒得再动一下。

“你给我起来,回来就没个坐相,去把你房间收拾了,晚上没地儿睡你别找我!”

挥舞着锅铲,气势汹汹。

其实我睡沙发也成啊,又不是没暖气,刘小别嘴里嘀咕,但还是把自己从沙发里解救出来,乖乖的去房间收拾,在这个家里,他的地位也就比他爸好那么一点。

推开房门,刘小别进去转了一圈,看了看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他不在家的时候他爸每次大扫除也都会顺带给他打扫一下,现在他需要做的也就铺个床单,套个被套。

从床下的收纳箱里翻出一套床上用品,弄完了又往床上一趟,从兜里摸出手机乱刷,看到职业选手群里消息一条接一条的刷过去。

以苏沐橙为主的几个女选手在讨论过年要不要来一次境外旅行,人少又便宜;被疯狂弹的叶修回了句【哥今年得回家,你开心出去玩】;黄少天不甘寂寞的在那喊着邀退役的几个去G市玩,食宿全包,瞬间就刷了屏;高英杰近几年性格开朗了很多,原来不怎么在群里讲话的现在也偶尔跟前辈后辈们开开玩笑,跟了句【黄少,还没退役的能来么】,有人抢在黄少天之前回复【前辈你来呀,黄少不招待你我来】,群里自然而然的又上演了蓝雨大小剑客的互掐戏。

刘小别看到那ID就咬牙切齿,卢瀚文那小子已经三个星期没找他了,他也忍着没去跟他讲话,可是他怎么像没事人似的,天天在职业选手群里冒泡,害的设置了特别关注的刘小别过会儿就要被提醒一下,想取消了又不忍心,想知道这人不找他,天天跟别人都在说些啥,结果尽是些没营养的话题。

这人当队长天天都不忙的吗?!刘小别在心里咆哮。

正烦着微博又来了提示:【蓝雨  卢瀚文V:蓝雨今天也放假啦,G市今天天气好喔,想不想跟我来个偶遇?[自拍].jpg】

不到一分钟底下的评论全都是什么小卢帅哭我,求偶遇求偶遇,联盟颜值担当blabla……

刘小别把手机往后一扔,不想再看,绷着一张脸去厨房给他妈打下手。

“哟,今儿转性啦,跑厨房来干啥,有事直说。”他妈也是深知他是什么德行,索性直接开口问。

“妈,问您啊,一个之前关系好到每天都联系的朋友闹了矛盾,两三个星期不联系,这正常吗?”刘小别也没藏着掖着,直接跟他妈说了。

家长们都是过来人,都这么问了哪儿能猜不出来。

“你跟你对象吵架了?你看明天瀚仁都结婚了,你连个人都带不回来。”

就算时代在进步,但是催婚这个话题是永远绕不开的。

“都说了是朋友啊,您别瞎猜,瀚仁结婚我知道,之前电话连着打,我估摸着我们今年这么早放假就是因为几次接他问啥时候放假的电话被我们小队长听见了。”刘小别试图跟他妈解释。

 “行行行我不瞎猜,那不联系是人家做什么踩你雷招你烦了?”

 “也…没有啊,我都快忘了为啥了,但是后来他都不联系我,我干啥联系他啊。”

 “也是,我跟你爸谈恋爱那会儿,我生气了也从来不先搭理他。”

 “就是嘛。”刘小别忿忿不平的控诉,浑然不知他妈现在心里想着的已经是儿大不中留了。

 “你爸也该到家了,去把桌子摆一下。”

 “我一回来您就差使我干这干那,免费劳动力啊这是。”

 “死孩子快去,你平时回得几趟家!”

 

02

十三赛季常规赛第18轮,微草主场迎战蓝雨,坐拥主场选图优势的微草没有把个人赛及擂台赛的优势延续到最后,团队赛被蓝雨翻了盘,4:6输掉了比赛。

赛后首先召开的是微草的新闻发布会,只有队长高英杰和袁柏清出席。记者们可不会照顾队员们主场失利的情绪,什么问题都开始往前招呼,但高英杰也不是以前那个放不开的小孩,也学会了避重就轻的打太极,末了诚恳的向支持和关心微草的粉丝们道了歉,表示接下来的比赛会全力以赴,几句话把记者们堵的哑口无言。

接着是蓝雨的新闻发布会,刚刚在微草那儿碰了壁的记者们似乎是铁了心的想在蓝雨这挖出点什么料。

开始的问题都是无关痛痒,什么“首先恭喜蓝雨赢得本次比赛,请问卢队,蓝雨再一次用双剑客阵容,是不是想复制第十赛季喻队的双剑客战术体系?”、“本场比赛的剑客第六人是本赛季第一次正式出场,请问是蓝雨今年的秘密武器吗?”

这些问题都被卢瀚文和郑轩用“这是蓝雨的机密,我们不方便回答,请大家继续关注蓝雨未来的表现”给打发了,那个小剑客则坐在旁边羞涩的点头。

卢瀚文的每一个回答都很简短,像是赶时间一样,不知是不是看出了卢瀚文有些小急躁,《荣耀周刊》的记者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请问卢队长,是不是微草战队目前队内老将偏多,平均年龄偏大,由于体力不支,所以蓝雨才能赢的这么轻松?”

卢瀚文这次却没有急着回答,但是刚刚还保持着的微笑瞬间消失,托着下巴的手也平放在了桌上。

记者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卢瀚文,现场快门的声音此起彼伏。

旁边的郑轩立刻察觉到了气氛不对,心想着微草是什么存在啊,虽说是蓝雨死敌,可是他们队长最在意的人在的地儿啊,在他们蓝雨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郑轩快把眼睛甩成斜视了卢瀚文都没看他一眼,在心里哀嚎,亚历山大啊,这是要完的节奏,早知道我就不答应喻队留下来了。

“蓝雨赢得轻松么?只是在您眼中是这个样子,但是连比赛都看不懂就问这种问题,是不是太草率了些?”

记者席中的议论声此起彼伏,眼看那个被卢瀚文怼回去的记者想开口反驳嘲讽,卢瀚文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三年前蓝雨输给兴欣之后的那场新闻发布会上,我们被说的一无是处,可那时喻队已经逻辑清晰的给大家摆事实讲道理了,没想到这么些年过去,各位还是不会用脑子看比赛。”

卢瀚文这一棍子下去打翻了一片人,台下的记者不仅仅是在讨论了,新闻官看着形势不对,一边给郑轩打眼色一边开口尽力安抚记者们的情绪。

“各位记者朋友不好意思,卢队情绪有些激动,刚刚的问题请副队长郑轩来回答一下。”

“刚刚提问的那位记者朋友你好,你刚刚的问题不仅否定了蓝雨整场比赛的认真付出,还对微草战队有些不尊重。微草战队的平均年龄在新生代的联盟中确实偏大,老将的体力对于比赛也有一定的影响,但是这不是我们赢得比赛的主要原因,赛场上战术、意识、配合等因素对于最后的结果有着决定性的影响,谢谢。”

郑轩说完这些暂时松了一口气,看了眼旁边还是面无表情的瀚文,轻轻叹了一口气。

“最后一个问题,有请《XX周报》的记者。”

“请问卢队怎么看待本场比赛中微草新任副队长刘小别选手因为手速飙升过快导致脱离团队节奏,进而把比赛主导权完全交给蓝雨?”

其实这个记者的提问内容没有问题,比赛的转折确实是从刘小别被蓝雨的新人剑客一路带走开始,但是刘小别的手速飙升过快却不是他自己造成的。

自从十一赛季微草在王杰希的带领拿下冠军以后,王杰希和许斌都选择了退役,把微草彻底交给了高英杰。而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微草只有一名新人进入一线队,接过账号卡独活,成为微草的第三任骑士。

这个赛季微草团队赛的套路似乎已经被摸透,独活配合使君子控场,飞刀剑为主攻手,木恩干扰协助,冬虫夏草和叶下红视场上情况轮换进场。

蓝雨的思路也很简单,在治疗没有轮换上场的情况下把主攻手和团队隔离开牵制住,其他人再一波带走独活或者木恩,造成一个人数压制的局面。

在赛场上,他们也确实这样做了。

卢瀚文和黄少天的风格不一样,他习惯于作为一个正面的攻坚手出现在比赛场上,所以他不是那个去牵制刘小别的人。而蓝雨的新人小剑客恰好是个合适的人选,手速够快,意识不错,机会抓的好,有当年“妖刀”的风范。

最后的比赛结果,也证实了他们战术的正确性,小剑客完美执行了战术,不仅死死牵制住了刘小别,还把他多年不爆的手速带起来了,一路飙升,最后完全脱节。

卢瀚文清楚记者的提问没有问题,但是他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从听到问题的那一刻起,脑海里都是刚刚团队赛的场景,一想到飞刀剑被带走和那人被带飞起来的手速就有些心疼,但是没有办法,这是比赛,赛场上是不允许带有私人感情的,他果断的在团队频道里下令拖住飞刀剑,这边全力击杀独活。

深呼吸几次之后还是没有办法平静下来,卢瀚文抬起头,压低声音说了一句“你什么也不懂”之后,就移开椅子,转身朝选手通道走去,也没有管身后是怎样的一片兵荒马乱。

 

03

“刘小别你电话响了,你听不见还是怎么着?”刚进门的刘小别他爸扯着嗓子喊。

刘小别从厨房里走出来,接过他爸的外套和公文包挂好,“爸,你刚才说啥,厨房吵没听清。”

“你电话。”

刘小别翻了半天才找到刚刚随手丢的手机,电话已经被挂断了,来电显示写着的是卢瀚文。正盯着屏幕想这小子现在给自己打电话是什么意思,电话再度响起来。

手速快过了脑子,已经按下接听了他才反应过来。

“小别前辈好呀,先前黄少说叫大家来G市玩你来不来呀,王杰希前辈和高英杰前辈都答应要来了。”

刘小别心想着我们微草的魔道学者组团跑去G市玩关他什么事。

“我就不来了吧,过两天就年初一,而且过年这段时间我家事儿比较多,亲戚结婚啊什么的,平常一直在俱乐部也不怎么回家,你看这好不容易可以回一次了,在家多待会儿吧,你也是,过年就别到处乱跑了,好好待着陪家人。”

刘小别本想着拒绝完了就挂电话的,但是不由自主的跟以前一样开始跟他碎碎念。

电话对面突然没了声音,安静了一会传来了轻轻的笑声。

“小别前辈你不生我气啦?”

这时候轮到刘小别不说话了,顺势躺倒在床上,认真的想了想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心境。

那天下午,团队赛开局不久就被蓝雨的新人缠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一路带跑,逐渐脱离了团队。他也不是没想过爆手速摆脱,但是要命的是小剑客的手速极快,连带着自己的手速也一路飙升,最后虽然也赶回了木恩那边,但是独活已经被击杀,冬虫夏草在自保的同时竭力将木恩的血线保持在安全线以上。天平已经在向蓝雨那边倾斜,自己无力回天。

比赛结束后他走出小隔间,向高英杰表示自己的手有些不舒服,想先回休息室找队医缓解一下,面对高英杰的担忧,他也只是用笑容安抚。

队医给刘小别手腕上涂了药并且埋怨着给他按摩,下手还挺重的疼得他又不敢叫,抬头看同步直播的新闻发布会转移注意力,看到记者毫不留情的怼上微草和高英杰面对记者们打的太极,他只是叹了口气心想着回去又有的忙了。

等到微草的新闻发布会结束,所有人都回来休息室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先出去了,刘小别把包挂在右肩上,拿着瓶水,斜靠着门,等着去跟队医沟通的高英杰一起回车上。

电视里卢瀚文的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就是这时候传来的,刘小别虽然表面上看着没什么变化,但是手里的矿泉水瓶却被捏的有点变形。

而紧接着的下一个问题,在卢瀚文话音未落的时候,刘小别手中的矿泉水就被扔了出去,脸色有些阴沉,对高英杰说了句“队长你不用等我回俱乐部”就走出了休息室。

刘小别在选手通道里堵住了卢瀚文,看着小孩儿眼眶有点发红,但还是咬着嘴唇一脸倔强,心里那点儿气又上来了。

“我之前跟你讲的平常心都被狗吃了吗,发布会上那样讲话是要闹哪样,怎么当队长了还是跟小孩子一样,把你自己的私人情绪带去工作上?”

刘小别板着脸看着卢瀚文说完这一段,卢瀚文也没低头,也一直看着他,其实在不知不觉中,卢瀚文已经比他高了。

他俩都不说话,像是再比谁更沉得住气。就在刘小别的眉毛皱的更紧的时候,卢瀚文扯着嘴角笑着开了口。

“谁告诉你我是私人情绪了。”

说完卢瀚文就朝反方向走了,也没管留在原地的刘小别是个什么反应。

留在原地的刘小别先是愣住,接着也气炸了,没回头看卢瀚文,就径直往外走了。

接下来几周俩人都没咋讲话,刘小别被死小孩气的脑仁疼,虽然没耽误多少队里的事儿,但天天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有些影响队内气氛。

高英杰看不过去了,但是这个老实孩子拿捏不准应该怎么去劝劝前辈,于是他求助了微草奶妈。

19轮比赛打完,微草赢得还算漂亮,打完比赛一队人在客队安排的酒店开了个小型的party,袁柏清就趁着这个机会把刘小别拐出了门。

“你干什么玩意儿?”

说实话,虽说是在南方,但明天好歹也是大寒了,被袁柏清拉出来还没套大衣,被暖气惯坏的刘小别冻得牙齿都有点打颤。

“免费当一次你人生导师。”

“滚蛋。”

“先别忙着要我滚,让哥来猜一猜,你最近跟你家小朋友吵架了是吧。”

袁柏清用的是陈述句,刘小别听了没开口。

“不知道算不算,你带了烟没?”

“又没烟瘾,打客场谁带那玩意,被英杰看到又要被说了,啥叫不知道,你脑子里都装的啥?”

“就之前那发布会呗,他说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碰到了还给我摆脸色,不是私人情绪?嘁,以为我傻逼吗?”

“嗯,你就是一傻逼。”

“干你大爷说人话。”

“说完了,你就是一傻逼,估计那事儿完了你都没自己好好想想,一天天的黑这张脸给谁看呐,自个儿好好想想,跟小朋友赶紧复联,没看英杰这段时间看你的眼神都跟以前王队似的,关爱傻儿子。”

“……你还是滚蛋吧。”

袁柏清扔下他一人在大街上,自己去便利店买了一兜热牛奶回酒店了。

刘小别站在马路牙子上仔细一想,估摸着是小朋友那天帮他说了话自己没领情,是在说气话,心想着只要小朋友找他他就原谅他。

但是打他做出这个决定开始,小孩就一点动静都没有,就一直憋着不找他,仿佛跟他比着谁更倔,这又开始生闷气,一直到刘小别放假回家这天,才接到卢瀚文的电话。

 

04

刘小别在电话里把自己这大半个月的心路历程一五一十的讲个小孩听了,结果小孩听了在电话那头直乐。

“你笑屁。”刘小别听到那头的笑声,觉得屋里暖气是不是开得有点高,脸怎么有些烫呢。

“前辈啊,早知道你是因为这点小事不理我,我就不会拖到今天才给你打电话啦。”

刘小别在电话这头翻了个白眼,心想着,这tm是小事儿嘛。卢瀚文也没管刘小别会不会搭话,自己就接着往后说了。

“上次发布会被我搞成那样,回去以后我可惨了,你别看郑轩前辈天天压力山大一副什么事都不想管的样子,我一回去就被他收了手机,拎着我去找经理认错,我现在是队长诶,他怎么能这样对我,我还怎么在后辈面前树立威信啊……”

“你还知道你上次发布会一团糟,郑轩前辈做的没错,你捅那么大篓子难道要等着经理来找你吗?还威信,你可拉倒吧…你接着说。”

“喔,好好好我接着讲,我认完错还不行,经理让我每天训练完以后去找他练习怎么答记者问,每天尽给我弄一些很刁钻的问题,还老是扯上你,气死我了,一直到上一轮比赛打完,我出席完发布会回来才消停。”

“那这事儿消停了然后呢,卢队?”

卢瀚文咂摸着这句“卢队”,听出刘小别有点儿嘲讽加撒娇的意思,也动了心思开始卖惨。

“前辈你还记得我是队长啊,这个赛季刚开始我忙得没空理你的时候,都忘啦?”

卢瀚文的这个反问把刘小别弄得措手不及,确实,自从俩人冷战以来,他就只想着瀚文没联系他,忘了他除了每天的训练任务以外,还得处理队里的各种大小事,以前他几乎每天都督促着让他在12点以前休息,这两周没有联系他,不知道他是不是都按时休息了,心里一阵懊恼,不过嘴上还硬着。

“没忘,但也没差吧,没我你自己过得好着呢。”

“前辈怎么能这么讲呢,你知道我现在有多消瘦嘛,眼底现在都还是乌青的,蓝雨今儿虽然放假了,我可还在俱乐部收尾呢……”

刘小别听着听着那股子心疼劲儿就上来了,悔意一阵阵往心头上涌,硬生生的脑补出了一副“蓝雨高层把队长不当人!不仅压榨劳动力还不给饭吃!”的画面,在床上翻了个身,把脑袋埋进了枕头里。

“这天一冷啊,俱乐部食堂的阿姨做饭都变得不好吃了,之前还能缠着黄少出去吃,再给喻队拎回来,现在也没这个福利了,我每天连肚子吃不饱,事儿又多,你还不理我。”

卢瀚文满嘴跑火车,越说越不靠谱,都开始编排食堂阿姨做的饭了,这时候的刘小别也没细想,那传说中最好吃的蓝雨食堂里的阿姨,怎么可能会因为天冷就做饭不好吃了呢。

“得得得我理你我理你,赶明儿我带你去吃,看你说的可怜兮兮的。”

“好啊好啊,小别前辈咱们说定了啊。”卢瀚文的语调瞬间变得轻快,恢复了元气满满的少年音色。

刘小别这才反应过来,在不知不觉中着了这小子的道,妈的,刚刚才看到小鬼发的微博,那小脸圆的,瘦个屁,怎么就鬼迷心窍的信了他还在战队呢。

“行啊卢瀚文,现在还学会装可怜了是吧。”

“嘿嘿,这不是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嘛前辈,反正你也答应我了呀,这不能反悔吧。”

“行啊,我不反悔,我说的赶明儿,就是明天,你明天要是能到我跟前来,我就啥都不计较,而且我还额外答应你一件事。”

刘小别仗着明天是腊月二十七,过两天就年三十了,卢瀚文家里铁定不会放他出来,才敢这么说。

卢瀚文这边果然犹豫了,半天不做声。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啊,就这么定,谁叫你刚刚装可怜。”刘小别的尾调上扬,心情大好。

“喔,行吧,那前辈我先挂电话了,拜拜。”

“嗯,你别在街上晃悠了快回家。”

刘小别收了线,在床上翻滚了一圈,转头看到他妈杵在房门口,吓了一跳。

“妈你干啥,走路怎么没声儿?”

“我都来好半天了,你自己打电话太投入没发现,滚下来吃饭,要不是叫好半天你都没反应,谁乐意来听你墙角。”

“您没听到些什么吧?”刘小别一遍麻利的下床,一边有点莫名心虚的问他妈。

“没有,你怎么对你妈跟防贼似的?”

“不敢不敢,去吃饭去吃饭。”

 

05

“刘小别!现在都快10点了你还睡,你再不起来就赶不上婚礼了,回来了就知道睡睡睡,你在队里敢这么睡吗?快给我起来!”

妈妈的声音在刘小别耳边炸开,极不情愿的睁开眼睛,摸到手机一看才9点不到,哪儿有他妈说的赶不上婚礼那么夸张。

收拾完全身准备出门时,听到他妈在客厅捧着本老黄历念念有词。

“今儿立春,嫁娶、出行都好啊,小别啊,瀚仁这日子选的不错。”

“嗯嗯是不错,我走了啊。”

其实刘小别心里想着的是都立春了天还这么冷,而且又不是我结婚,日子好个屁。

刘小别比约定时间早了许多到婚礼现场,和正在忙进忙出的发小打了声招呼,就一个人拿着婚礼小蛋糕开始闲逛,走到一半被发小拦下了。

“别哥别哥,你帮兄弟一个忙成不?我弟弟本来答应了给我当伴郎,结果昨天在微信给我说工作走不开来不了了,消息太多我今儿早上才看到,就不应该信他放假第二天能赶到北京这种鬼话,这不你已经在这了嘛,咱俩身材也差不多,你挑一套我的西装凑合穿,帮忙救个场啊。”

“我一场比赛身价六位数的人,就只来给你救个场?”

虽然嘴上开着玩笑,但是还是和发小勾着肩膀往更衣室去了。

换好衣服,其他几位伴郎又陪他走了一遍完整的婚礼流程,就找了一张桌子围着坐下,开始闲聊。

“瀚仁,你什么时候有个可以拉来当伴郎的弟弟了,怎么以前没听你提起过?”

新郎官和伴郎团的各位本就是一起长大的朋友,兄弟情谊浓厚,之前没有邀请刘小别是因为他是职业选手,时间紧工作忙,不确定能否空出时间来参加婚礼。刘小别正低头整理袖扣,听到这话也抬起头,看向新郎官,似乎对于这位“挤走”他伴郎位置的人十分好奇。

“我爸他们那辈就只有我们家搬到北京来了,他好好地在广东待着呢,怎么一起玩儿,而且人年纪小,人今年才19岁,跟我们这种老年人玩不到一起去。”

“哟,你还专门找一风华正茂的小少年跟你这娃娃脸站一起,来磕碜我们这些老家伙是吧。”

“我才没这么闲,是他非缠着我,说什么这是第一次亲近的人办婚礼,想近距离的来感受一下学习经验,我被缠的没有办法才答应他的,结果你看,临到这时还出这种幺蛾子,要不是我们别哥,是吧。”

“小事,继续说说你弟弟呗。”

刘小别这时候根本没留意其他人的聊天内容,只是不过脑子的接着话,注意力全在跟卢瀚文的聊天上。

【流云:前辈你起床没有呀,今天北京的天气还挺不错!】

【飞刀剑:我都忙完好多事儿了还问我起来没,哟,今天闲没事儿还来关心我这儿的天气啊。】

【流云:没,我关心的是首都的天气。】

【飞刀剑:又跟我抬杠?不过今天我兄弟结婚,心情好懒得跟你扯。】

【流云:小别前辈啊,又不是你结婚你跟着高兴个什么劲。】

【飞刀剑:气氛有感染力不行,我呆在现场就感觉特想找个人立马结婚。】

【流云:前辈你都不考虑考虑我的感受的嘛,你这么讲我会伤心的。】

【飞刀剑:……】

【流云:先不跟你讲了,我得开车,不熟悉路真要命。】

【飞刀剑:注意安全】

“哎刘小别,兄弟们好不容易聚一起,你老拿着个手机算怎么回事,收了收了。”

手机被抽走放进了好兄弟的衣兜,刘小别自然是错过了卢瀚文最后发来的那句“待会儿见”。

“嗨,我弟弟那个臭小子又说到北京了,这小子烦不烦。”新郎官出去接了个电话以后回来半真半假的抱怨。

“我衣服脱了换他?”刘小别被领带勒得有些难受,平常队服穿惯了,陡然这么正经不太习惯。

“就你了!这小子说不来就不来,说来就来,搞得我结婚跟玩儿似的。”

“成吧,差不多点儿了,去门口候着吧。”

随着时间的推移,宾客也越来越多,刘小别跟着新郎官在门口迎接太显眼,被不少荣耀迷认了出来,一时间求合影求签名的太多,险些发生拥堵,新郎官忍不了自己的风头完全被刘小别抢走,挥手把他赶到内厅去引导宾客。

“看看他这人气,早知道就不让他替我弟了,不过是我弟的话,估计又是另一种拥堵了。”新郎官腹诽。

吉时将近,宾客入场完毕,新人及伴郎伴娘团已在台前站定,司仪走上台,宣布婚礼仪式开始。

刘小别站在台边,看着台上在司仪的起哄下频频脸红的新人,下意识的想摸手机给卢瀚文发消息调戏他玩儿,摸兜摸了个空,悄悄肘击旁边的哥们儿。

“手机拿来。”

“早该给你了,一直在我兜里震个没完,刚刚才消停了。”

按亮屏幕一看,满屏都是微博的提示,准是卢瀚文这小子又在整什么幺蛾子,每次他的微博被轮都跟他有关。

婚礼环节已经进行到的游戏互动的部分,司仪正在满场找人,没想到就这么耳语几句,俩人就被盯上了。

“看来伴郎团的帅哥们有想上台的呀,那就上来吧!”

刘小别在发小“我有女朋友了这上台就是坑我”的借口下,被迫上了台。

由于司仪是个土生土长的B市人,也是个不折不扣的荣耀粉,刘小别上台都不用自我介绍,被司仪代班后还加了一通赞赏,到最后感觉都不是再说他自己了。

互动其实很简单,司仪让刘小别随机想一些譬如移动硬盘、钢笔等常用,但是一般不会带在身上的物品,能拿出来的上台领奖,拿不出来的奖品就抽签发出去,结果刘小别玩high了,到后面连微草队服都说出来了,但是没想到还真的有妹子穿着队服来参加婚礼,上台领奖的妹子除了拿到酒店准备的小礼品以外,还附赠了刘小别的签名+拥抱,下台的时候连原定的奖品都忘了拿。

“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小别好好想想说什么啊,看看能不能难倒大家,给终极大奖留一个悬念!”

刘小别还真的皱眉思考了一下,脑回路拐到早上跟卢瀚文的聊天上,鬼使神差的说了一个“驾驶证”。

这个驾驶证一说出口,很多人都懵逼了,因为一般开车的人都会把驾驶证放在中控的储物盒里,不会随身携带。

台下都在吐槽刘小别出题坑爹,司仪接连重复几遍都没有人举手,在最后确认一遍以后,刚准备宣布游戏结束时,从门口传来了声音。

“驾驶证?我这儿有!”

刚到的男孩身上还有着门外的寒意,过于急切的奔跑也让他有些气喘吁吁。

司仪笑着打趣,“小伙子该不是刚刚跑下楼拿的吧。”

刘小别一脸惊悚的看着一步一步朝他走来的卢瀚文,脑子还处于当机状态,他不是在G市吗!!!怎么一下跑到这里来了!!

突然他间不可置信的转头盯着新郎官,新郎官用口型说没错这就是我弟弟。

卢瀚文还没上台司仪就认出了他,虽然他极不欢迎这位“敌对”战队的队长,但是本着职业道精神,还是认真的介绍了一番。 

等到司仪介绍完他才回过神来,看着卢瀚文眼底藏不住的小得意,他有些后悔昨天那么冲动的那个赌约,又觉得领带有些紧,而且都立春了,酒店空调开这么高干什么。

在荣耀圈里,蓝雨队长卢瀚文和微草副队刘小别之间的感情其实早就不是秘密了,只是两个人一直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看着他俩在台上的状态,司仪坏笑了一下,没想放过他们。

“小别先说说为什么会想到驾驶证呢?”

“因为我之前告诉前辈我在开车啊。”

没等刘小别回答,卢瀚文先一步开口,尾音的那个“啊”轻快飞扬,少年的心思一览无遗。

“那瀚文今天怎么突然会来B市呢?”

“因为昨天前辈说我今天不到他就继续生我气啊。”

台下的宾客听到他的回答,轰的一声都笑起来,台上刘小别的脸,越来越红,连新郎新娘也存了看好戏的心思,极力的鼓掌。

“哈哈原来是这样,两位的感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小别过来把奖品给瀚文吧。”

刘小别站着没动,只用眼睛瞪卢瀚文。

“小别前辈不想把奖品给我,那我就不要了吧,但是我有一些话想说。”

刚刚还嬉笑着的少年收起了玩笑的样子看向他,脸上都是坚定,甚至还有一丝紧张。

“小别前辈,我今天来的急,除了给哥哥嫂子带新婚礼物以外,没时间准备别的东西。我也没有想到你今天会穿的这么有仪式感,嗯……刚好,我也穿的这么有仪式感,你昨天也说了会答应我一件事的,这对戒指我一直都随身带着的,是我成年那天去买的,一直找不到机会跟你讲,挺早的了你别嫌弃,要是嫌弃我再重新买好了……”

卢瀚文紧张的有些前言不搭后语,全场都被他震住了,更别提刘小别。

卢瀚文舔了舔嘴唇,接着往下说。

“前辈我从15岁认识你,到17岁确定自己喜欢上你,再到今天,我挺明白我自己的,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说完竟然直接单膝跪地,从兜里摸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双手托起。

这哪里是告白,明明是求婚好吗!

刘小别闭了闭眼,在刚刚卢瀚文说那一段话的时候,他的脑子里都是这些年跟他有关的画面,在不知不觉中,他们人生已经交织的这么紧密,两个人已经无法分开。

“你是等着我自己戴戒指吗?”

刘小别的声音有些哑,眼眶也有些红了。

卢瀚文听到这话,笑容一瞬间照耀了这个少年,狂喜之下连戒指都戴了好几次才戴上,扑上去一把抱住了刘小别。

“幸亏前辈你答应我啦,不然我都在微博说自己一定会告白成功,结果被拒绝了多丢人呀!”

“你倒是有把握!”

“没想到今天的婚礼现场我们还见证了另外一对伴侣的喜事,让我们共同举杯,祝贺今天的新婚伴侣和他们!”

卢瀚文放开他,牵住手,带着他往台下走,刘小别落后一步看着两人十指相扣,脑海里浮现出一首很早以前的歌曲。

你来的那天春天也来到,风景刚好。

 

写在后面:这是我入全职坑以来第一次跟大佬们一起搞事,很紧张的通过测试以后发现群里的大佬本性拖稿(逃走)。

很怕写不好话题作文,特别是很久没有认真写过东西以后,我心中的卢刘就是朝气蓬勃、水到渠成、心心相惜的感觉,所以挑选节气的时候选了一年之中的开头,万物萌发之际,也希望他们能够甜甜的在一起,除了甜,他们身上也会带着市井生活气息,刘小别会在家赖床不做家务,卢瀚文也会偷偷的在成年时候动那么一点小心思,这样会觉得他们是好好的生活在平行空间内。

以为3-4k字就能搞定的,还专门列了大纲…还是我太天真了。

希望以后还能参加这样的活动,一直喜欢全职,喜欢卢刘,谢谢大家!

请大家继续期待接下来的23天吧!


评论(9)
热度(103)

© 黎屿森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