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守是个考验
随时随地
一生

【周喻】寂静 02

02


从被村民发现这儿地底下有东西,到现在各个探方都清理的差不多已经有3月有余,武警进驻也有小半个月了,顶多再过一周,周泽楷就可以带队撤走,而喻文州他们,清理完后续,也可以将发掘出来的文物带回考古所整理分析。

自从上次在清晨一起抽过一支烟以后,喻文州和周泽楷其实统共就只见过2面。

有天中午,考古队刚好在农户家吃完饭往外走,碰上武警换班的来吃饭,给他们做饭的大婶特别热情,特别怕他们吃不饱,每次盛饭都是满满一碗,可苦坏了饭量不大的喻文州。

周泽楷走进后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喻文州垮着嘴角,一边用掌心轻轻按摩着胃部,一边给手下的人交代发掘出来的东西怎么归类。快到喻文州身边的时候周泽楷突然低了下头,轻轻笑了一下,再抬起头的时候,又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点了点头,彷佛刚刚那声轻笑只是谁的错觉。

当然不是错觉,喻文州听到了,那一瞬间还瞪大了眼睛,只可惜周泽楷低着头没有发现,而喻文州身边的同事正认真的听着他安排工作,也没有留意他脸上的表情,不然肯定会惊讶这个平时沉稳绅士的考古队长还会露出这么幼稚的表情。在周泽楷抬起头对他点头示意的时候,沉稳的喻文州又回来了,风度翩翩,礼仪满分。

不过很快的,周泽楷忙着巡逻督班,忘了被撑到难受的喻文州,喻文州忙着整理编号,也忘了莫名其妙笑出声的周泽楷,他们也很快就再见面了,因为工地上丢东西了,但是这事只有周泽楷知道。

村里发现个老祖宗的东西,十里八乡的早就传遍了,武警进驻的时候也没遮着藏着,大伙儿也都知道,所以按理说,站岗的往这儿一杵,是没人有这个胆来偷文物的。

可偏偏就摊上这事儿了,其实说白了,是周泽楷自己倒霉。黑灯瞎火的,一满身酒气的老汉拎着个酒瓶子来问路,周泽楷那时候刚好有些尿急,跟他说东南西北也说不明白,就指了个小战士让他给带带,自己去了厕所。等到回来的时候小战士拍着胸脯说队长没事儿,他前面那条路走岔了,不是这村的。周泽楷一想,坏了,得出事。

让刚刚那个小战士带着走刚刚老汉走过的路,自己举着手电一路照过去,手电照到离岔路最近的一个探方边上顿了顿,没说话,小战士心领神会的低头看了看,“刚刚那个大爷在这滑了一跤,差点滚到坑里去,我想去扶他,他还把我给推开了,最后自己爬上来的,再往前他就不让我送了。”

周泽楷心想,这不是废话吗?兜里揣着东西还敢让武警陪着走,嫌自己活得太久吧。“队长,怎么啦,出什么事了吗?”周泽楷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转身往回走。

无论怎么说,这都是他们武警的一次重大失误,周泽楷回去以后直接去了喻文州的房间。去的时候考古队刚刚散会,队员一个个往外走,跟喻文州说着喻队明天见,喻文州送他们走到房间门口,正准备关门就看到边上的阴影里藏了个人。

“也亏是我不太信鬼神,周队长这么晚了来找我有事么?”喻文州把人请进了门,客客气气的给人泡了杯茶。周泽楷双手接过,没着急喝就用手捧着,也不开口,喻文州也不急,自己用保温杯倒了杯开水,站去了窗边向外望。

周泽楷不说,喻文州不问,两个人就在一个房间里安静的呆了10多分钟。最后是周泽楷放下茶杯的声音打破了房间内的寂静,喻文州听到声音后看过来,周泽楷正好站起身。

“谢谢你的茶。”顿了顿,像是想起来了什么,“明天见。”喻文州只是笑了笑,“明天见,周队。”目送周泽楷走到门边,开门关门,他都没有从窗户边挪开一步。

评论
热度(11)

© 黎屿森_ | Powered by LOFTER